睡觉

【威红】报应号上二三事

(三)

灯光闪烁着聚在高台上的一个焦点处,随着节奏明明灭灭在闪耀的亮光与黑暗间转换,一条踩着高跟的腿从阴影中显露,步伐轻而缓,踏着节点一步一步从黑暗中慢步而出。慵懒而轻佻的抱胸站定曝在一众视线里,突然他伸出手臂,十指张开――一个邀请的动作

富有激情与热烈的女声承转而起,红蜘蛛左脚踏地支撑右脚脚尖点地往回一勾,上身倾斜一手撑腰顶胯甩头回正,动作一气呵成,台下一阵爆出喧哗。声波触手镜头跟进他的动作,空中投影出放大的场景,播出他高而尖的后跟狠狠踏下的一幕。

动作热辣而疯狂,冷硬的机甲在转身蹲落间尽现柔软曼妙的束管腰线。只有热烈疯狂的吼叫才足以表达看到
他像世间的一缕火焰,摇曳跳跃,烧灼拷问着注视者的理智。

如果说非要有什么遗憾的话,舞者脸上呆愣屈辱的表情无疑是这完美演出上被撕裂的一角。
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像享受演出的表演者,而是不忍旁观却不得不看的受刑人,动作越激烈脸色越难看,直到演出结束。

一舞终了,声波的电触手从红蜘蛛背后脱离,红蜘蛛忍住立马变型飞走的欲望,吼停哄闹成一团的霸天虎咬牙切齿的看向背后的情报官“声波大人,是不是该你了”

这并非一个刻意的挑衅,虽然语气眼神都带着不加掩饰的泄愤意味,但这确实只是游戏的一环


前一个小时内的内容很能说明这点,让我们来看看





“很好、很好,你做的很好,击倒”

一个小时前,红蜘蛛站在战舰主舱室面前,看着面前布置的很有油吧风格的场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表情让击倒很是困惑,一时拿不准他是真的夸赞还是在反讽。

于是击倒乖乖的闭上嘴不说话等着他的后续

果然,憋不住的红蜘蛛下一秒就破了功,手紧握成拳在胸前,咬牙切齿的说道“声波那家伙,竟然不同意我提的方案!”

红蜘蛛原本计划的好好的,开头先做个简短的演讲陈述一下他做过的丰功伟绩,中间玩个他一直是国王的国王游戏然后自由活动,最后做一下总结,展望他做霸天虎领袖后带领大家彻底攻破汽车人的美好幻想。

当然,这计划他当然没有完完全全的说给声波,他只是说:开头做个演讲,中间再来两个妙趣横生的小游戏,最后由他发表一下总结

他已经把自己的份额说的够简略的了!u球才知道这个声波为什么不同意

所以这场年会,得在声波的主持下进行。这句话,无论是拆开还是合起来,哪怕用某个不知名星系最偏僻的一颗行星的语言说出来他都·觉·得·不·爽。

他流水线的声波是想抢我的风头吗,啊?!

但是这个年会还是要开的

击倒早就找了个借口溜走去吧台做准备了,独留他一人在那里跺脚泄愤。比起红蜘蛛让人声音接收器生锈的不停唠叨抱怨,他想还是去调制那些不同口味儿的高纯更令人愉悦一些。




红紫色灯光交错闪耀,舱室里黑色金属甲面像湿漉漉的石板一般散出磨砂颗粒质感的光面,空间明明不会有灰尘,但却制造出灯光层层叠叠的雾气弥漫感,仿佛掩藏着神秘慵懒但满口獠牙的凶兽。在这艘战舰上回荡着击倒尽心挑选的摇滚乐,电子鼓的节奏中,演唱者低声的呢喃、漫不经心的询问,逐渐转为激昂的嘶吼。

红蜘蛛站在最高的瞰台上双手交叠扶在杆上仰头俯视着一众霸天虎,红光打在他的钢面上将他整个包裹起来,光暗制造出的深一块前一块的阴影让这红色有了起伏,像画一般把红蜘蛛深深刻印在其中,音乐还在继续,吉他的旋律不停歇的敲打着机甲们的收声器,红蜘蛛静静的从头到尾将底下扫视而过没有开口。

如果有霸天虎此时仰头,可能正好会看到他的眼神,傲慢而不屑,嘴角绷紧一丝轻蔑的弧度。

他需要好好想想事情,但今晚是至关重要展现领袖风范的一晚,他不能丢了面子,所以他机智的提前摆好pose准备慢慢想。这个决定很棒他很满意,尤其是选的这个姿势,又有气势又有威严。

而令他苦恼的是,该怎么踩在声波底线上发表他的领袖发言

有点冒险啊...毕竟他打不过声波

就在他脑补到第十一次发言稿开头被声波拦下来的场景时,他身后的声波动了

作为这艘战舰离不开的情报官,不同于红蜘蛛思前想后的拖沓,他直接在空中投映出中空结构的立体紫色幻影,混合着发出的声声吸引视线的轰鸣变化

“三”
“二”
“一”

“开始!”

不知在哪个角落的霸天虎发出一声嚎叫,整个舱室瞬间嘈杂起来,音乐被放到最大也依旧掩盖不住热闹活跃的喊声。

而红蜘蛛彻底蒙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甚至腰板都没刚才挺得直了。他千算万算完完全全没想到声波会来这一手,而且来的猝不及防杀的他措手不及。

声波,你狠。既然你无情就休怪我不义了!

红蜘蛛狠狠的想着,指尖按了一下收声器旁边特地准备的麦的开关按钮,瞬间音乐声停取而代之的是麦与音响共振产生的尖锐刺耳的啸叫。效果立杆见影,所有霸天虎的视线都吸引到了红蜘蛛身上,还有击倒不满的一声“搞什么!!!”

“是这样,我想为了能鼓动你们的士气,让你们真实的体会我们这些领导层有多亲民,我决定我们这些领导跟你们一起做一些游戏”红蜘蛛双手背后露出一丝笑容大声道“击倒――快上来!”


这两天,红蜘蛛为准备年会看了不少人类相关的信息,就在其中,他看到了个好东西

呼啦圈接力

就声波那个速度2的家伙铁定不会赢,而且赢不赢到不是重点,他在意的是能不能看到声波扭腰转胯的滑稽场景

当然他自己是不可能参加进这么个可笑的场景里,所以他决定自己当裁判,让击倒来代替他参赛

然而他提议的游戏竟然得到的是一片嘘声,刚上来的击倒还在旁边抱怨“这么无聊的小游戏还不如去灌倒打击”


红蜘蛛刚想镇压反对声就被声波拦下了,声波的手牢牢抓在他胳臂上,带着一阵让人心悸的沉默

“呃...”红蜘蛛瑟缩了一下,红色光学镜乱晃不让自己看向他的面甲才能抑制他内心的慌乱“那...那你说,我们现在该干什么?”


声波面甲上显示出一个转轮,是最普通的人类七彩幸运大转盘,他也不等红蜘蛛反应就把它投影到空中大家的光学镜都能看到的地方


红蜘蛛愣愣盯着那玩意儿两秒才明白声波什么意思,转盘转到游戏他们才能玩游戏!但他大致打量了一下上面的选择,如果把它们加在声波身上的话,无论是哪一个都不亏。他难得的没有反驳,假惺惺的做出一副大方的模样
“那好吧,既然是声波提议的,我们应该尊重他的方案,不过为了防止声波作弊,我先来试一下这个东西怎么样”


声波这时候倒是听话的很,应声转动了转轮。在红蜘蛛喊停声中,指针停在了亮黄一块儿――跳舞

击倒第一个反应过来,用着无比愉悦的声线大喊道“红蜘蛛来一个――”


“???我只是说我试一下,试一下你不懂吗......”

“来一个――来一个――”
可惜红蜘蛛的话被瞬间淹没在潮水般的欢呼里,发声微弱,不管他怎么气急败坏的按动麦都没能让混乱的现场停下来

“......”

红蜘蛛最终还是败在了他们所谓的领袖福利上――为了让他表演,霸天虎们不择手段的喊起了他“陛下”

还有比这更戳他火种的吗。他也不是没有底线,只是这条虚虚无无的线在一声陛下松口后,被得寸近尺的炉渣们一窝蜂涌进来


甚至声波都来掺了一脚,在听说他不会跳舞后自告奋勇将电触手上的连接口指向他脑后,准备与他数据库连接传输舞蹈动作

回忆就到这儿。

击倒这个叛徒已经勾住他的肩,在他喋喋的不服气骂声中拉去了吧台

“你跳的可真棒,来点高纯?”

“你干什么!我要让声波那家伙也出一次丑!!!”尖锐高亢的声音直直集中击倒的收声器,差点没因为频率过高导致元件崩溃,他顶着压力把高纯硬塞进红蜘蛛手里

红蜘蛛就着愤愤喝了一口,也许愤怒让他根本没在意手里拿的是什么,只是一口一口的灌着,喝一口骂一句,到最后醉醺醺的倒在黑甲桌面上嘴里还在小声的骂骂咧咧

击倒在红蜘蛛意识模糊之后就端着高纯去调戏他的小护士去了,没在注意吧台这边的情况

喝的不省人事的酒鬼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糟心事举起胳膊就是一发导弹轰过去,在主舱室的坏处就是,除了出口几乎所有地方都有控制战舰的作用。

好巧不巧,红蜘蛛这一炮轰到了磁力屏障开关上

年会暂时以慌乱整修撤退的虎子们休场












我对不起红三秒...也算帅三秒吧...

...又臭又长的过渡章,难受

【威红】报应号上二三事

(二)

威震天现在除了跟着红蜘蛛外别无他法,一方面他还不知道他的火种远离黑暗超能量体后是否会散去消失,一方面他也想看看那个红蜘蛛还会搞什么鬼。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以为的副官与医官在卧室秘密谋划原来只是美容机甲

“不成器的小炉渣!”

威总恨恨的评价道

他十分想上前去找找红蜘蛛究竟把黑暗超能量体藏在身上哪儿了,但明显现在不合时宜

他总爱痴心妄想的副指挥官现在正趴在充电床上,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偶尔还会因为碰到舒服的地方哼唧出声。

威震天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冒出之前杂兵们说的话。

红蜘蛛的腿确实又细又长,是毫无攻击能力的纤细与高挑,说不定平时还会因为站太久而颤抖着扭动脚部齿轮。

他的视线移到腰部向上,在两块机甲包裹住的腿根处顿了一下,红蜘蛛腰间没有护甲,黑色线管完全暴露在外面显出柔软的线条。

他u球个炉渣的

真是闲的没地方看了,这个废炉渣没事儿把黑暗超能量体放在身上做什么!

至少还能眼不见心不烦。威震天在心里又记了一笔

威震天走进直接把手臂穿透人后腰,顺着腿向下,至少他觉得,现在他这个状态,直接碰到黑暗超能量体肯定会有一些反应

但是他从头摸到脚,甚至那双小高跟都碰过一遍,没出现任何情况。

“......”

难道他就只能保持这个状态直到这炉渣好心的把黑暗超能量体放回他体内吗?!

太多糟糕事一件叠着一件来,遑论还有一个小叛徒在他面前不时的语言刺激,濒临崩溃的威震天虚虚拢住红蜘蛛的脚跟向上突出的尖刺根部用力幻想着听到机械崩析的“咔嘣”声

手覆到机翼上往上一扳,仿佛看着那漂亮的小翅膀连根折断,他嚣张的副官会因疼痛发出惨烈的哀嚎,或者还有心疼他的机翼到红瞳溢满清洁剂。

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发泄完的威震天明显冷静下来一点。也发现了更加糟糕的形势

红蜘蛛双手交叠,侧脸枕在手背上,不同于平日张牙跋扈的叫嚣,现在的他半阖着光学镜趴在那里称得上是乖顺

而威震天站的地方是他的腰间,威震天一低头就能看见他们交叠的地方,即使是幻影,也造出一种两人机甲相贴身体相连的亲密感

威震天觉得自己被蛊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不自觉伸去想抚摸红蜘蛛的脸甲

一定是这叛徒此时的姿态太过顺从给他制造了一种错觉。

――――――――――――――――――――

每日去医务室看望威震天几乎已经成了红蜘蛛的日常任务。

每一次,他只要看到他原来的上司领袖躺在那儿,他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好,甚至做事速度也有所加快。

所以,要是战舰里没什么事儿的时候,他都会呆在这儿,坐在威震天旁边心情甚好的拿着小机械摆弄。

真是美好的生活,要是整个战舰都归顺服从于我就更完美了。
红蜘蛛日常感慨道

击倒进来就看到红蜘蛛对生命维持设备蠢蠢欲动的样子

“嘿,我刚想去找你呢,击倒医官”

“有什么事儿吗红蜘蛛指挥官大人”

“是陛下!陛下!你究竟还要我强调几次!”红蜘蛛气急败坏的跳起来用屈起一指指尖对着人,而后收手转身拿着一小块儿电子屏幕对到人面前“算了先不说这个,你看我刚搜索碳基的网络时看到了什么”

红蜘蛛咧嘴笑起来,指尖指着那小小屏幕上的一行人类的文字,击倒看过去
“开一场年会能让激扬你团队的士气,增强领导风范、营造组织气氛、深化内部沟通......你是想要开年会?!”

“是啊,击倒,你看在威震天还在的时候,我们连一次集会都没有!你想想看,如果我们开一次,这些可怜的霸天虎们一定会对他们仁慈的新领袖大为惊叹俯首称臣的!!!”

“呃...其实我觉得....”

“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击倒――?”

红蜘蛛盯着击倒的眼睛逼近,看的击倒实在不能直接说出反对的话,只是委婉的提到

“好吧,红蜘蛛大人,你觉得声波大人会同意这样一场...emm...庆功宴?”

实际上击倒真的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威震天尸甲还没凉呢,副指挥就着急开个类似于庆功宴之类的会议,这样也太过明显表示自己的野心了,不过好像红蜘蛛从来就没掩饰过...不过他还是很愿意去参加一场派对狂欢,毕竟自塞伯坦毁灭后他很久都没有再体验过油吧的混乱激情了。

“放心吧,只要我们说这只是一场激励士气鼓舞人心的会议,他就没有理由拒绝!”

“那好吧,你需要我去做什么?”

“很简单,帮我布置好派对上的场景”
“至于内容,我自己来”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威总我满脑子恋爱脑哈哈哈哈
因为威总居然看小马我就给威总加了一点点中二(可能不止一点点哈哈哈哈哈)

【威红】报应号上二三事

#时间线大约是在领袖之证前几集威震天差点领便当后#
#剧情稍有变动但后续不会变#
#我流小红,粉丝滤镜百米厚#
#p版小红真的是太能作死啦哈哈哈,看的人牙痒痒又气又好笑,恨不得好好欺负一顿,咳#
#高智商低情商低战力还偏偏要作死小红#
微声红,恶俗梗(日久生情),击倒闺蜜向,包甜,可能会有拆
欺负威总欺负的的很开心hhhhh

(一)
        红蜘蛛近来过的可以称得上是春风得意。虽然还有一个声波偶尔管束着他的发号施令,让他不能在他的部下面前大肆宣扬自己的英勇历史与威震天的死讯。

       但是他依旧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以“我们的领袖死了”,担心汽车人会趁这个时机对我们赶尽杀绝为由,在他自己的房间门口,加了整整三倍兵力巡逻。

       当然,这些侦查霸天虎的作用,不是满足红蜘蛛不出门在门口就能吹嘘自己傲人之处时的虚荣心,就是被他吆五喝六的呼来喝去。

       当威震天灵魂站在指挥官门外,看见红蜘蛛抱胸趾高气扬的呼喝着霸天虎去拿高筛超能量体时,并不意外。
       他就站在拐角处,看着那些低级兵走向这边,只堪堪到拐角处就忍不住压低声音开口

“看见没,今天红蜘蛛的钢皮是不是又抛光的亮了些,啧啧,真想摸一把”
“不止吧,那对儿小机翼上不是加了新的磁性钢圈,走起来一颤一颤的简直了”
“腿还是又细又高挑...”
“......”

       说实话,虽然威震天有声波可以监管整艘战舰中的一举一动,但他还没有闲到去听与他征服大计资源掠夺毫无相干的语言信息,尤其是这些底层霸天虎对他的空中指挥官妄加评论。

       作为霸天虎领袖的威震天,第一次感到了自己对军队的管教不严。

       往常他还从没有关注过自己这位接近贴身的副指挥这方面的任何事情,即使他知道红蜘蛛是个美人

    “这个在军队里建立不起威信的蠢货!”威震天骂道
       他像往常一样抬脚朝房间走去准备好好教训一顿他的副官,直到从房门穿过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状态。

       而当他看清房间里的景象时,这位霸天虎(曾经)的最高领导,气的用手扶住额头,口中鲨齿咬的吱吱作响,紫色的眼睛冒着森森寒意看向充电床边坐着的的,红蜘蛛。

       他的这位野心勃勃只对权力感兴趣的科学家,也就有在他死后,更确切的说是对他的死有制造热情

       红蜘蛛正兴致勃勃的掰下一小块儿黑暗超能量体往跟他外型一样的威震天模型胸口破洞里塞。这么个小玩具,不仅样子,透过残破的胸口洞所能看到内里细小零件,管线都做的十分相似。
只见模型眼睛紫光亮起,齿轮咔咔作响钢皮摩擦覆盖,以他为外型的物品扭曲成一个铁球,表面上下起伏,机械纹样散发着淡淡紫色的光。

       一个黑暗超能量体提取器。显而易见,要是加一条输出系统就可以供机器使用了,比如说,他自己,再比如,这艘战舰。

        威震天真的很想忍住对红蜘蛛施虐的冲动。平常这种时候,只要他往这儿一站,这怂包只能缩手瑟脚小碎步走过来小声祈求他的原谅,并把他所有的物品不甘心的交上来。
而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红蜘蛛在他发射导弹的硝烟里,嚣张的捏着小玩具张狂大笑,并且在末了加上一句“威震天的死期就快到了――哈哈哈”

       活了这么多光年,威震天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
打又打不着,骂又听不见。

       威震天没想到的是,这种憋屈生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威震天并不是受虐狂,但他离开红蜘蛛房间好一段距离后发现他在渐渐的变淡,而在红蜘蛛那里,离黑暗超能量体最近的地方,他总会更接近真实。

       他数着步数,从房间出来到指挥室是最大距离,而作为二把手的红蜘蛛,房间的位置不算远也不近。

“该死,他要去哪儿”身影突如其来的变淡让威震天猝不及防,转身就朝他所能感知到的黑暗超能量体的方向走去

       红蜘蛛正在跟新来的医官说话,而他也看到了自己呼吸孱弱,只剩基本生理活动的机体。
       他伸手摸向自己的机甲,看到自己的身体穿过而不是吸附回去

黑暗超能量体...
他需要超能量体!才能回到他的身体里!

       几乎是瞬间想到这个念头的威震天气炸了,几乎是立刻跑到红蜘蛛身边挥拳,愤怒的嘶吼回荡在空旷的的舱室
但没有任何用处。

        红蜘蛛仍是在医生面前惺惺作态的感慨着他的死亡,声音抑扬顿挫,带着明显能听出的揶揄与幸灾乐祸。就像是讽刺他现在的弱小与无力。

        他发誓,一旦有人把黑暗超能量体还回他的体内,他一定不会再放过红蜘蛛,一定。

――――――――
       击倒在跟他的肌肉小护士交代完要给威震天抛光的部位后,就出门跟着红蜘蛛一起讨论怎么抛光打蜡会让机身更加闪亮――虽然红蜘蛛对装涂并不感兴趣,但他热衷于让自己看起来更有领袖的风范。

       红蜘蛛跟着去了击倒的房间,里面各种各样的的抛光剂与车蜡塞满了舱室与桌面,他走到一扇打开的储物舱前拿起一罐满是亮晶晶透明液体的玻璃密封器。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抛光用品堆砌在他面前,里面有些塞伯坦特产,还有一些明显标明着碳基的文字。

“你去买了那些碳基给车用的?!”红蜘蛛难以置信的大叫起来“哦,不,用那些人类小虫子的东西?你这是在给塞伯坦抹黑”

“嘿...”击倒拿过他手上的东西不满的挑挑眉,推着红蜘蛛到充电床边按着肩膀坐下,他站在床边拧开瓶子,拿一根手指从中舀出一些,俯身凑近给红蜘蛛看“别这么死板嘛,你会喜欢上这些东西的,它用后真的是太棒了,更闪亮更有光泽。”

       击倒手指上的液体开始凝固成薄薄一层包裹住它所覆盖的地方,而那处的光泽像是被封存住一般暗淡下来,红蜘蛛狐疑的看了一眼,有些话噎在喉咙想着怎么措辞拒绝比较合适

“这只是刚开始的样子,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处理就好了。你知道我找了多久才找到合适的容器才能让这玩意儿在罐子里保持液体吗”击倒指尖磨蹭碾碎上面覆着的一层薄薄的蜡,吹掉这些细小的更像是某种石头粉末的碎屑“指挥官大人――红蜘蛛陛下,真的不试试他的效果吗”

“呃...咳,既然你都这么诚心的邀请了,我...呃......就勉为其难的试试,或许以后要是那些碳基被奴役了,还能制造些有用的...”被陛下两个字吹得一时心花怒放,红蜘蛛接受了击倒献的殷勤

“我该怎么做?躺在这儿?”
“趴好就行,我想给你的机翼抛光一下”

       提到机翼,红蜘蛛不由得愣了一下,击倒不用看就知道他又想找借口推脱了,机翼这地方确实私人了点,几乎可以说是小飞机的宝贝。但是他一看到这双漂亮机翼上的细小划痕,就心痒痒忍不住想要抛光打磨一番

“不想试试那些弱小人类的战利品吗”

       击倒很乐意看到红蜘蛛脸上出现挣扎的神情,这表示他有机会抚摸那双机翼。

“好吧好吧,就这一次,你可记得要小心点儿!”

       红蜘蛛趴到在击倒的充电床上机翼平平展开,突然浑身都感到不舒服,齿轮连接处甚至不自觉的打了个颤抖了抖。

可能,是医官的房间太冷了,真是的怎么能亏待我们战舰上唯一的医官呢,明天就找声波去加两个暖炉来!

        不得不说,击倒的手法真的很棒,那个叫“腊”的东西也没有像其他抛光剂一样用上去冰凉的不好触感,红蜘蛛舒服的忍不住发出一声慰叹。他感觉绷紧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眯起眼睛机翼松垮的垂下。

“唔...是那儿,多揉揉,我最近可能操心过多,线管都有些僵起来了,嗯...当领导真是辛苦...”可能真是是太舒服了,不同于平日里的大声喊叫,红蜘蛛这时的声音即使带着自我的吹捧,也跟小猫被顺毛舒服了扬起小脑袋从喉咙里发出的呢喃一样。

“我就说你肯定会喜欢的”

等一觉醒来,红蜘蛛的小翅膀已经被磨的闪闪亮亮,他照着镜子看自己背后的机翼矜持的咳了一声

“确实,我很满意”





下章写威总视角的色气抛光,哈哈哈哈哈